初大平教授(二):遵循成果转化规律,塑造科研生态体系
发布时间:2020-08-02浏览量:732

原创科研和应用转化是剑桥大学南京科技创新中心复合功能中的核心,在中心运作过程中,如何开展前沿科研工作,如何确保成果转化效率?


近日,剑桥大学终身讲席教授、剑桥大学先进光电子研究中心(CAPE)主任和光电器件与传感器研究中心主任 、剑桥大学南京科技创新中心学术主任及CEO初大平教授,回归到科技创新到成果转化的全价值链条,详尽地探讨在这个产业规律下中心的发展路径。



中心定位 -主攻承上启下的应用型研究

在初大平教授看来,科研工作可以大致分为基础研究-原创应用研究-技术开发三个相辅相成的阶段。数学、物理化学等基础研究主要是探索未知,了解世界。在此基础上,科研工作者根据基础研究过程中获得的对自然界的理解,从事进一步的应用和工程化的研究。这些应用研究有相当一部分是属于原创型的(如计算机、互联网、视频通话等自然界中原本不存在的科技应用和产品)。将这些应用研究转移成为具体的制造技术,开发成具体的产品,实现低成本、高可靠产品的量产,推广进入市场,被用户接受认可,最终才形成了由科技创新到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的完整价值链。在这个研究成果产业化的链条上,剑桥大学的价值体现正是基础研究和由基础研究深化而来的原创应用研究。



原创应用研究是创新的关键所在。目前国内企业在进行海外技术采购时,往往只能采购到近期的甚至已经使用已久的技术。从上游开展应用研究,进行原始创新,是产业转型升级、实现技术领先的必经之路。剑桥大学希望通过南京科技创新中心,把最新的、引领性的技术应用到中国来。



“南京中心是嵌入到研究成果产业化链条中的一环,这种模式在国内并不多见”,初大平教授解释到,“换句话说,南京中心着力于在应用研究转化为技术和产业的过程中进行创新,以应用型研究为重点朝两头突破:在下游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与产业结合进行对标,在当地开发出具体的产品和制造工艺,拉动本地制造业创新升级;同时,通过市场和产业界的需求,反向拉动上游的原创研究,形成良性循环,带动产业升级,这就是成立剑桥大学南京中心的初衷。”


 认知再塑 -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不同于基础研究

初大平教授表示,同为科研工作,基础研究和成果转化与之间有很大区别。基础研究注重探索未知,经常尝试不同可能性,期待有所发现,有较大随机因素;而成果转化则强调目标驱动,需要同时考虑到方方面面,降低风险,若想取得进展各方面条件缺一不可。“如果用计算机语言解释,基础研究是OR操作,而科技成果转化则是AND操作。”



具体来说,在基础研究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新情况,科研工作者也许会沿着既定方向继续研究,也会沿着新情况向前研究,甚至得出比原计划更具学术价值的成果。只要外部给予科研工作者所需的研究条件和资金环境,总会得到某种实验结果,“或”A“或”B而已。


就科技成果转化而言,科研工作者需要朝着预期目标前进,并且实现预期目标涉及到多种因素,包括技术实现的可能性、资金支持、市场用户等,各个因素之间是缺一不可的“与”关系,每个要素涉及方面不同,不存在某要素比其他要素更重要的关系,所谓重点也不过是当时情况下的相对短板而已。这些要素包括但不限于:


第一,技术门槛。在现有工业基础上,技术自身能够支持低成本量产,从而为大规模推广铺路,是科技成果得以转化的前提。反之,从基础研究角度审视,很多研究成果概念卓越,但如果只是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只能概念证明而不能工程技术化,便不具备转化条件。


第二,经费支持。即使有低成本制造路径,工业化量产过程中经费投资依然无法避免呈指数型上涨。一般基础研究的资金投入维持在数十万英磅数量级,应用研究的资金投入大概在百万英镑数量级,如果进入生产阶段实现产品化,则可能要数千万乃至上亿英镑的投入。面对如此高额的投入,需要风险投资注入,需要有需求有远见的企业参与和政府政策的相关支持。


第三,用户认同。技术卓越并不是科研成果转化的决定性因素,能实现低成本量产也不代表顺利转化,消费者“买账”也很关键。如果说量产制约着技术市场空间的下限,那么,用户需求制约技术市场空间的上限。


“科技成果转化是一个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缺一不可的系统工程,”初大平教授总结到,“而科研成果转化带来的良好经济效果和社会效益,能进一步反哺科技创新和基础研究,所谓用最好的产品推动最好的科研,这是一个闭环。”


平台运作 -加强科研创新生态体系建设

正是因为科研工作存在基础研究-原创应用研究-低成本开发成技术产品,最后再实现产业化商用的价值链,科技成果顺利转化需要多重保障并举,以应用研究为导向、定位于科研成果转化平台的剑桥南京中心,在中心建设中必须要注重技术研发布局、运营投入管理、市场用户拓展,从而构建一个多方协同可持续发展的科研创新生态体系。



针对科研项目建设层面


剑桥南京中心当前聚焦信息技术与再生能源、生物医学与健康医疗、智慧城市与环境保护、零碳与可持续发展四大领域,与本地产业导向保持高度融合。


中心去年启动的2个项目《多模态和混合3-D超声/光声成像系统》、《肥胖相关的代谢并发症:致病机制,诊断生物标志物和治疗靶点—中国的代谢健康肥胖(MHO)悖论》聚焦高端医疗器械研制和特色检验检测,紧贴江北新区健康医疗的产业定位。今年6月中心刚获批立项的三个项目中,《液滴微流控平台的工程化及其生物应用研究》致力于解决我国在生物微球方面卡脖子的问题,发展生物微球在组织工程的应用;《应用于3D表面分析的全息干涉仪》通过高精度激光干涉信号处理系统、高性能计算机控制系统技术,实现各种参数的高精度测量,瞄准IC前沿产业,服务于南京江北新区打造“芯片之城”的战略规划;直击新基建时代,作为数字经济的枢纽,大数据中心建设是中国互联网、5G通信行业飞速发展的基石,《应用于数据中心的大功率密度48V直流转换器电源系统》主攻应用在下一代大数据中心的48V直流供电核心技术,减少传统数据中心电源系统能耗,助推各地数据中心建设。


落实到项目执行层面


中心致力于推动研究型项目的延续性,深挖单个项目的潜在价值,与本地企校院所共建科技创新平台、专项实验室等。这意味着中心开展的应用科研项目不是独立的、短期的,或是在指定时间内产出转化成果后就被搁置;而是有针对性的布局,会继续沿着此前成果,拓展成相应的研究领域,不断产出新成果进行创新转化,从而由简单成果转化向上游创新中起到引领作用,抓住机遇,为南京创新名城建设做出贡献。


回归平台运营方面


中心通过吸引风险投资基金、吸引社会资本参与,通过与龙头企业开展产学研合作,鼓励企业端直接参与相应的科研项目;同时,起步阶段在南京市及新区给与的政策和支持下,以科技创新为主线,以学术活动、论坛会议、出版培训为支线,科研工作和商业化运作并举,最大程度地加速科研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深化技术转移服务,加强与本地大学和全球顶尖高校合作,打造长期运营的实验室平台,建立高水平的专门研究基地,扩大剑桥南京中心影响力,努力为剑桥大学在中国的更广泛合作创造良好氛围。

不仅如此,产业化过程中还要保护创新生长的土壤,中心会通过引进剑桥大学经验,完善知识产权与专利管理制度、技术产权交易制度,确保发明人与投资人的利益,调动研发与投资的积极性,为科研项目的顺利转化保驾护航。


“中心不但要注重成果转化落地,更要形成特色”,初大平教授最后总结到,“要结合产业和市场需求,坚持应用为导向的‘创新之源’原创应用研究,发挥剑桥南京中心的独特优势,利用各级政府的创新政策支持,盘活南京和国内国际高校科研院所的一流资源,共同打造一个创新价值链的生态环境,剑桥南京中心方能做大做强、持续发展,方能成为全球卓越的科研转化中心,为人类社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