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所有援助抗疫物资都送抵了剑桥!
发布时间:2020-07-03浏览量:895

由剑桥教授、中心员工和江北新区工作人员共同组成的援英抗疫专项小组,终于在6月29日上午松了口气。


从2020年3月21日起,前后历时100天,随着最后一批IIR口罩被签收,来自8位中国捐赠方、共计54000件的抗疫物资,全部从南京送抵万里之遥的英国剑桥大学,用于大学的两家附属医院—艾登布鲁克斯医院和皇家帕普沃思医院的抗疫工作。由剑桥大学南京中心协助捐赠的其他医疗物资,有的最早在4月就到达剑桥郡,分发到了医护人员手中。



这些捐赠来自于政府(如南京江北新区中央商务区、马鞍山外事办、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发展事务协商促进会),国内高校和科研院所(如山东大学、厦门大学、剑桥-苏大基因组资源中心),企业(如浙江纳狮新材料公司),以及个人(来自上海的章恒强先生)。此外,在协助捐赠工作的同时,中心亦向剑桥大学附属医院提供了一批物资,以对医护工作者表示支持。


在过去的100天里,9位在南京忙碌的援助工作小组成员,4次发布医疗资源募集信息,多线程对接剑桥大学医院、国内捐赠方、供应商、进出口代理商、货代公司、快递公司等相关机构40余家,先后寄出10批抗疫物资,总共约重1305公斤。


在捐赠过程中,团队亦获得了许多本地支持和海外帮助,南京市及江北新区外事办、江苏省驻英国经贸代表处、英国驻华使领馆工作人员、江北新区多家优秀企业、江苏苏豪泓瑞进出口公司以及英国的剑桥大学新冠疫情紧急应对小组Covid-Response、Avenue51、BOI Trading等,帮助打通货源、运输、通关等节点,剑桥发起的 4CPPE 募捐协调运输交接和支付运输费用等。



“3月21日受到校方委托,专项小组刚成立时,没有预期到援助‘战线’会拉得这么长,如果没有在疫情背景下从事过外贸、采买和捐赠过防疫物资的相关经历,很难想象其中门道有多复杂、程序有多繁琐”,专项小组中剑桥大学南京中心的一位员工感慨到。


这位小组成员用“战线”、“打仗”来回忆这段捐赠工作,其实并不夸张。在三四月的时候,新冠疫情发生扭转,境外疫情迅猛反超国内,导致海外各国对中国防疫物资的采购量暴涨,符合欧盟标准的防疫物资格外紧俏,海关的防疫物资出口政策随之变幻莫测。捐赠工作每天都充满未知数,疫情也不等人,这种资源短缺又不确定性空前的局面,与作战打仗并无二致。


确保把合格的抗疫捐赠物资,合法合规地运送到剑桥附属医院的抗疫前线,是专项工作小组在这场战役中的“作战目标”,为此整个团队做出了巨大努力。



专项小组首先面临的棘手情况,就是协助捐赠方解决采购难题。3个多月援助工作下来,负责物资评估与采购的专项小组成员,微信里多出了数十个医疗物资供应商,由一开始对防疫物资一知半解的小白,变成了同事眼中的“口罩专家”,对医疗物资标准、优质供应商了如指掌。



“缺乏医疗物资的辨别经验、缺少医院诉求的一手信息,一些主动和中心联系的捐赠方,很难在第一次接洽过程中就能提供契合医院需求的医疗物资,”负责这项工作的专项小组成员解释到,“第一,因为直接暴露在病毒环境,捐给医院的医疗物品门槛相对高,普通民用防疫物资不能胜任,就像国内疫情爆发时,很多国内医院收到了大量民用防疫物资捐赠,却无法投入一线使用,刚开始不少捐赠方想要提供的也是这类物资;第二,包括医用物资标准在内,欧盟标准与中国存在差异,比如符合欧盟CE认证的医用口罩类型是FFP2/FFP3,对应国内N95/N99型号的口罩,国内医院使用的Kn系列口罩可能并不适用于当地医院。这些都要求专项小组对医疗物资行业、对外贸领域要有一定的专业了解。”


为消除这些捐赠痛点,专项小组一边与剑桥大学新冠疫情紧急应对小组Covid-Response对接,掌握大学医院的动态需求,一边要多方为捐赠者核实或寻觅可靠货源。


供应信息最为纷繁、市场秩序最为紧张的时候,生产防疫物资的厂商一度井喷,但拥有医疗器械生产资质、符合出口欧洲标准的厂商则相对稀缺,并且不同于先付部分定金-发货-最后付尾款的传统外贸流程,疫情严重带来产能短缺,贸易流程需要改变,这就对捐赠物资的资质核实与采购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专项小组负责筛选和渠道对接的成员,初期每天起码要对接10个防疫物资供应商,帮助捐赠者核实采购合同、生产许可证明、欧盟CE证书、样品等诸多材料,参照由商务部确认取得国外标准认证或注册的企业白名单,从中遴选出品质安全可靠、符合医院需求的防疫物资。


不仅如此,五一前夕援助小组的几位成员曾驱车180公里,专程前往医疗公司现场,核实供应商医疗资质和生产车间,以确保捐赠物资品质,对捐赠方的采买资金负责、对一线抗疫工作者负责。


帮助捐赠方筛选和寻找合格的防疫物资,是万里援助的基础,接下来解决出口资质、协助出关事宜则是更大的挑战,每一批物资能顺利清关,都凝结着专项小组的心血。



第一批捐赠物资,于2020年4月下旬,妥善投递至剑桥哈默顿学院的传达室,而这一批捐赠物资,是赶在国内《2020年第5号关于有序开展医疗物资出口的公告》正式执行之前寄出和通关的。之后捐赠物资清关,持续遇到瓶颈。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扩散,为了保证产品质量安全、规范出口秩序,中国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多次动态调整防疫物资清关标准,其中5号文要求所有防疫物资必须通过具备出口资质的企业走正式报关, 12号文进一步规定出具进出口方共同声明,专项小组此前敲定的国际物流渠道(甚至是货源)都需要从头梳理。


 “恰恰我们当时正协助捐赠一批的防护服,原本打算通过快递公司国际快件方式报关”,负责物资寄送的小伙伴回忆到,当时所面临的出口单位资质和报关的卡脖子难题,不止让这600件防护服清关陷入的困境,更涉及到后续所有物资的捐赠节奏。如何合规合法地把捐赠物资寄到英国?一筹莫展之际,专项团队中的法务同事站了出来,帮助捐赠方和大学修改打磨了采购合同、捐赠证明、接收证明、免责声明等协议,用委托中方出口代理公司和英方进口代理公司的方案,这才化解进出口资质和共同声明的难点,难题迎刃而解。


 “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面对南京中心的协调作用和江北新区的支持与善意,剑桥大学托普校长曾专门在全校疫情通报中公开表示感谢。


中国有一句传统的话,叫“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接受了剑桥大学和捐赠方的委托,从初春忙到仲夏,最满足地时刻无非是一批批物资成功交付出去,一封封感谢信收了回来,在零经验的情况下,整个抗疫小组摸着石头把河过了,终于将援助剑桥的工作画上了圆满的句点。


“在全球疫情面前,人类彼此的命运是连接在一起的,当看到大洋彼岸的接收人喜悦的笑脸,当得知这些‘盔甲’披在了医护人员身上,这便是这段时间战斗的最好‘战利品’ ”,专项小组的成员如此表示。


附:捐赠单位名录(不分先后)

  ■ 南京江北新区中央商务区

  ■  安徽省马鞍山市外事办

  ■  上海市张江高科技园区发展事务协商促进会

  ■  剑桥-苏大基因组资源中心

  ■ 山东大学

  ■ 厦门大学

  ■ 章恒强(个人)


谨向以上捐赠机构(个人)表示衷心感谢!